在榕树下

作者:jiang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28      浏览量:0
天地万物自然生生不息。自然生命的每一个个
天地万物自然生生不息。自然生命的每一个个体都有其独特的属性。例如,青草,虽然身体薄,但也有其旺盛而顽强的生命力;例如,天空飘动的云朵,每时每刻每一片都在变化着各种形状,各种颜色相互交融。

在充满活力的春天里,所有的东西都开始闪烁。经过一夜无声的细雨滋润,广阔而美丽的田野郁郁葱葱。起伏起伏,连绵不断的群山,各种花木竞相争相,美丽。何晴家后面的老榕树,斑驳的枝条开始长出嫩绿的叶芽,在深绿色的叶脉下,深棕色的枝条伸向空中,锈褐色的空气根深深地种在地上。这棵榕树是何晴的曾祖父种的。它有着近两百年的历史。自从她变得懂事以来,为了赶上阳光明媚的日子,榕树聚集在周围,与邻居们聚在一起,有的下棋,有的打牌,有的打二胡,有的坐在石凳上嬉戏,最懒散的是三个孩子阿姨,每个人都在唠叨。三娃姨妈不是三娃的姑姑,也不是三娃的妻子。她有三个孩子,所以他们叫她桑瓦阿姨。三娃姨妈578岁,妻子6岁,在生意上赚了些钱,在国外买了一套房子,养了个小老婆,据说是水岭水岭,柳树眉毛,樱桃嘴,腰部如柳柳。前年春天,六叔又和桑瓦姨妈离婚了。他们三个都老了,都在一块田地里。一个去工作,两个去上大学。无论如何,都要付出代价。三娃姨妈很有钱,六叔给了她两百多万,所以她不需要工作,每天都要拉一群女人练习广场舞,谈论家庭,领导红线。何晴闭着眼睛躺在榕树下。三娃姨妈坐在对面的竹椅上,问她昨天的相亲怎么样?何晴没有注意她,继续假装睡觉。三娃姨妈走开了,来到何晴的父亲和三个孩子身边。桑瓦在“咯咯”地吸着一根长长的干管。

:“不要再介绍它,要伤害我,你要继续伤害她。”

“你这个没有良心的老人,如果不是我,你愿意嫁给这么好的二雅姑娘,生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吗?”

“那我就得烧香了。”谢谢。“三和”酒吧又往下走了。

“老杨一家在河西的长子高才生在银行工作。”“你知道上次从猪场贷款的那个人呢?”桑瓦姨妈的眼睛里放着绿灯。

你可以认为老六还行。“他找的是小的,你可以找小的。”

“巴,你怎么了?”

“我说的是生意,你30多年来一直都有意见吗?”三娃的声音越来越大。

“如果你压低声音,你就会因为害怕别人听不见你而死。”为什么你在过去这么久都提过,谁知道你是认真的呢?“三娃姨妈看了看第三姑姑。

“你.”三个孩子茫然地看着她。“哦……”

“二雅姑娘的细嫩肉比我的好,不是吗?”

“别说了,羞耻”

“你想要一张脸吗?为什么你那样做的时候不想到一张脸呢?”桑瓦姨妈吐口水。

“谁知道她躺在床上灯火通明?”

“哦,这也是我的错。”我忘了关上后门。“

”天堂!“三个孩子茫然地望着远处。“别再介绍它了。她现在正忙着呢。”

“哦?前天来的那个?”

“是的。”桑瓦低下头,继续“轻敲”他的香烟。

何晴睁开眼睛,看着时间,躺下闭上眼睛,没有一会儿,又睁开眼睛,看着时间,躺下假装又睡着了,说:“好吧,如果你再不来,我就不理你。”

“忽略谁?”熟悉的声音,顺风,熟悉的味道。

“恨”何晴像猫一样跳入熟悉的怀抱。

“他,不,不”三娃姨妈的脸有点白。

“为什么不?你想要什么?”第三个孩子也没有抬起头。他不想和她说话。

“就是不行。第二,你不知道,是吗?”

“胡说八道。第二,她已经三年没起床了。她知道些什么?”桑瓦很生气。“你是想惹我生气吗?”“

”你最好拍张照片回去问Erya。“她不会同意的。”三娃姨妈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:“它在哪里?”尽快阻止它。“

三娃姨妈摇摇晃晃地走了,嘴里喃喃地说:”罪孽,罪孽。“

在榕树下,何晴仍然抱在他的怀里,甜蜜而快乐。